防止猪贱伤农 国家调控不能总“姗姗来迟”

作者:供求信息

  千呼万唤之下,中央冻肉收储终于在4月2日正式启动。3天之后,猪肉价格也迎来了春节以来的第一次上扬。

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与前一日相比,4月5日,五花肉价格出现虎年来的首次微涨,涨幅为0.2%,至16.64公斤/元。

猪农们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在此之前,全国猪价连续下跌的态势已经持续了12周之久。在2010年的第9周更是跌到政府警戒线之下。据“soozhu-中国生猪市场预警系统”信息显示,2010年第13周出栏肉猪价格平均价为9.04元/公斤,在第9周这个数字是9.55元,2009年底是12.57元。

其实,早在2009年底就有专家预测到了这轮下跌。北京新发地农产品[14.23 -0.77%]批发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通表示,他们曾在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就提出过收猪的建议。但是,一直到4月2日,这项行动才缓缓启动。

“随着猪肉抛售结束,即使国家不出手,生猪价格也会逐步回调了。”北京东方艾格畜牧业分析师郭会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此次收储是姗姗来迟。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顾问冯永辉也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生猪价格下降的空间已经很少了,一些小养殖户也已经开始削减能繁母猪的数量。”

诚然,仅仅凭借“姗姗来迟”的中央冻肉收储政策很难走出猪肉价格的“怪圈”,不能彻底改变“猪贱伤农”的尴尬状态。“调控是四两拨千斤,要直指源头,不能局限于终端。相对于我国年出栏量高达6亿头的庞大生猪市场,中央所能收储的数量所占比重很小,其影响更多的是市场各方的心理和对后市的预期。”冯永辉表示。

冯永辉认为,国家调控生猪市场的重点应该放在能繁母猪的数量上。例如,2007年和2008年,国家的调控政策恰好打在了点子上,猪价高是因为生猪供应少,根源在母猪存栏少,所以,对能繁母猪进行补贴,母猪存栏扩张迅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但由于实施中有些“过激”导致存栏数和能繁母猪数一直居高不下,使得2009年4、5、6月亏损过后,现在再次进入亏损,两次亏损的时间间隔仅有10个月。而彻底解决亏损的根本办法也是需要从源头上削减能繁母猪数量。

增减能繁母猪数量,靠收储商品肉猪不行,靠市场进行调节也很难如愿。郭会勇指出,现在养殖业是农民最主要的副业之一。养殖的收益在农民的收入中也占到很大的比重,让其退出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因此,国家在源头上的调控已经是大势所趋,不可避免了。但冯永辉指出,要想实现这样的调控政策还需要解决一系列的问题。例如,国家如何通过调控市场的源头——母猪存栏来防止过度下跌,还需进一步探讨;同时生猪期货本身就具备发现价格的功能。

郭会勇认为,目前操作性比较强的是完善能繁母猪的补贴政策。“补贴不能只停留在补栏阶段,对于主动削减能繁母猪的养殖户也需要给予补贴。”

与此同时,政府要做好行业信息的公开。由于很多养殖户都是散户,规模很小,根本无力收集市场信息。他们只能从猪贩子口中得到一些并不十分真实的信息。而国家公布的数字仅仅是全国的大体情况,对养殖户来说意义不大。

“国家应该把这些信息进一步细化,把各个养殖区域的情况也要通报。并把这些数字转变为行业分析和预警,告知养殖户该养殖区具体过剩多少头,或者紧缺多少头。能繁母猪的数量可以根据种猪厂所监测得到的数据和农业部等部门原有的监测体系得来的数字进行对比分析得来。”郭会勇说。

中国农科院农经所畜牧室主任王济民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养猪行业的市场化已经非常高,而且也没有垄断行为的产生,所以无法避免市场波动的产生。正常的市场波动国家也很难出手调控。养殖户应该根据国家所发布的信息选择何时进入、何时退出,或者何时增减存栏量.

本文由养猪场建设_最新养猪资讯,养猪知识_猪富信息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供求信息